让奥运劝慰心伤

《让奥运劝慰心伤》
《体坛周报》5月19日奥运版专栏

写专栏之前,收到闻名诗人大仙为我国文体明星北京奥运宣扬助威团上海赈灾义赛创造的诗:“记住一个春天贵重的价值,咱们活在死者死去的当地。似乎听见你还在地下呼吸,而我只能悲伤地跪在你身旁……”。

很是令人心碎,一点写东西的感觉都没有。

心系汶川、北川、青川,甚至全四川的赈灾举动,已经成为空前的“爱的贡献”浪潮。说实在的,参与过许屡次的赈灾捐款活动,但还没有见过这么倾囊相助为灾区捐款的。尽管不敢说是绝后的赈灾募捐大举动,但可以肯定是空前的。曩昔咱们常说的一句俗话说: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没钱没力,出个好主意。

所以我在想,除了捐钱、捐物、献血,呼喊坚持、挺住、雄起、默哀之外,咱们还能为灾区的公民,特别是为灾区失掉亲人的人们做些什么?

“让奥运劝慰心伤”。这是昨日在无锡遇到奥运冠军张山时她告诉我的。

在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上,我国女子飞碟射击运动员张山战胜了一切参赛的男选手取得奥运会的金牌。在取得冠军的那一刻,张山扑向了在她身后为她加油助威的国际奥委会副主席何振梁的身上。所以,当得知何振梁先生与国际奥委会委员高斯帕先生要在无锡,也就是在何振梁先生的家园为灾区募捐的音讯时,张山从四川家园的地震灾区赶到了无锡。

露宿风餐的张山说:无锡的活动完毕今后,她就要马上回来四川,做一名心灵安慰的志愿者,灾区失掉亲人的人们太需求心灵的劝慰了。这让我在不断被赈灾业绩感动的七天里,又增加了一份心灵深处的感动。经过了这次举国赈灾的震慑感染,我是打心眼里拥护“让奥运劝慰心伤”的说法的。

在《奥林匹克宪章》中,就有对奥林匹克精力十分精辟的注解,那就是“相互了解、友谊、联合和公平竞争的精力”。因而,用咱们所不断倡议的奥林匹克精力来为灾区公民排忧解难,正是一切参与奥林匹克运动的人们所应该做的。也正如已故美国闻名黑人田径运动员杰西·欧文斯所说的那样“在体育运动中,人们学到的不仅仅是竞赛,还有尊重别人、日子道德、怎么度过自己的终身以及怎么对待自己的同类”。

咱们这代人,是从前被1976年7月28日发作的唐山大地震震波影响过的北京人。对那次地震灾祸的形象,仅仅模糊的记住白塔寺的顶掉了,王府井百货大楼震掉一角,还有的就是参与校园的抗震救灾的劳作。

那个年代的信息传达,远没有今日这样的漫山遍野,因而对地震灾祸的损坏和影响,并不像今日这样的铭肌镂骨。但在那个年代,比咱们愈加懂得爱惜生命的国家足球队戚务生和徐根宝两员老将,为他们刚刚出世的儿子别离起名“戚震”和“徐震”,就是要让人们记住这撼天动地的地震给唐山及唐山周边地区带来的巨大灾祸前史。

我老友,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的播音员邢质斌二姐,也是在那次唐山大地震中生的儿子。其时有人主张给孩子起名叫“朴震”,但邢质斌却说:咱们需求安定的日子,下一代的孩子最好别再震了,名字叫“朴宁”更好。所以,在这些天看《新闻联播》时,看邢质斌播报灾区音讯的瞬间,就特别能感遭到安定的重要。

诚心期望80天今后开端的北京奥运会,能劝慰心伤。